• 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>作者东篱的小说《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》章节阅读

    作者东篱的小说《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》章节阅读

  • 时间:2019-11-09 11:10编辑:听见下雨的声音
  • 东篱是小说《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》的创作者,小编强烈推荐阅读小说《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》:谁都不知道,刚刚被贺之舟掐着脖子,感觉要死的时候,花阮的心底是多么害怕,害怕晗晗没有了妈妈,会像她一样,被丢进孤儿院里,吃不好、穿不好,受尽人欺负。
  • 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

    推荐指数:8分

    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

  • 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第10章 不知道哪天就会死在你手上

    “花阮,你就这么急着要离婚?”

    贺之舟怒了,脸色也沉了下来,他正在为她的眼睛担心,她开口却是要离婚。

    “是!我怕我,不知道哪天就会死在你手里,留下晗晗一个人孤苦无依。”

    “我很惜命。你不在乎我不要紧,我自己在乎自己。晗晗已经没有爸爸,我不能再让她没有妈妈!我不想我的女儿,像她妈妈一样,是孤儿……”声音决绝,花阮梗着脖子,红了眼。

    谁都不知道,刚刚被贺之舟掐着脖子,感觉要死的时候,花阮的心底是多么害怕,害怕晗晗没有了妈妈,会像她一样,被丢进孤儿院里,吃不好、穿不好,受尽人欺负。

    晗晗才一岁多点啊!

    她不会躲,什么都不会做,不会表达,没有了妈妈,她该怎么办?

    花阮什么都不想要了,只想活着,带着晗晗一起,哪怕吃苦、受累,至少她还能在晗晗身边护着她!

    “你……”贺之舟准备反驳的话,哽在了喉间。

    看着她发红的眼睛,贺之舟第一次觉着,面对花阮他是如此的底气不足。

    她的话,像刀子,戳着他的心,隐隐有些作痛。

    贺之舟心烦意燥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,直直的望着花阮,问道,“你当真要离婚?”

    “是。”花阮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犹豫,可在说出这个字时,心还是忍不住阵阵发疼。

    她爱贺之舟又如何?

    他不爱她呀!

    他还和于蓝有了孩子啊!

    “好,离!你想跟谁在一起就在一起吧。只是设计爬床这种事,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!顾家的大门,也不是你想的那么好进!”

    贺之舟愤恨道,他依旧不相信,花阮要离婚与攀上顾冕没关系。

    她那么怯懦,还带着一个孩子,若没有倚仗,敢跟他叫嚣着离婚?

    贺之舟满心怒火的出了病房。

    知道他离开了,强撑着身体的花阮,脱力的躺在病床上,嘴里泛着苦涩,呐呐道,“顾医生,对不起,今天连累你了,把你牵扯了进来。”

    “没事。你好好休息吧!过两天,我为你安排手术!”看着故作坚强的花阮,顾冕的声音不自知的放柔和了,“你不用担心,只要血块取出来,你的眼睛会恢复正常的。”

    顾冕为花阮拉了拉快要落在地上的被子,当看到落在被子上的头发时,他目光闪了闪,看了眼浑然不知的花阮,伸手就捡起来那根头发,攥在了手心。

    “我去查房,你有什么事情,按床铃,叫护士帮你,或者让她们找我!”顾冕叮嘱了几句,迅速出了花阮的病房。

   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顾冕将头发装进了塑封袋里,这才拿起病历出了办公室,往检验科去……

    晚上,南湖别墅。

    于蓝穿着睡衣,依偎在贺之舟的怀里,把玩着他的手指,温柔道,“之舟,我今天去医院了。”

    “怎么了,你哪里不舒服?”贺之舟迅速低头看向于蓝。

    “呵呵。”于蓝低声幸福的笑了起来,倾身在他的耳边低语道,“之舟,我们有宝宝了!”

    “蓝儿,你说什么?怎么会?”贺之舟神色一怔,满眼惊愕。

    “你忘了,一个多月前,你去国外看我的那晚!”于蓝娇嗔的睨了贺之舟一眼,“怎么,我们有宝宝了,你不开心?”

    贺之舟拧了拧眉,他对于蓝说的那一晚,实在没有印象,只知道自己喝醉了,第二天醒来,于蓝躺在他的身侧。

    “怎么会,我当然开心!”回过神,贺之舟快速的回道。

    “今天早上我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,还看到了花阮小姐。只是,我看到……”于蓝欲言又止。

    贺之舟目光微冷,“看到什么?”

    “还是不要说了,也许是我看错了!”

    “说。”

    “就是,我看见,花阮小姐和一个男医生,在病房里,牵着手,举止很亲密。”于蓝神色故作小心,似乎为了不让贺之舟生气,又连忙补了一句,“之舟,也许,那医生是在给花阮小姐做检查”

  • 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
  • 我想做你的余生翻译

  • 作者:东篱  类型:言情  状态:连载中
  • 花阮曾经问过贺之舟自己会是他的余生吗?他没有回答,她以为她会是他的命中注定,可是却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过客。
  • 小说详情
  • 热门小说更多>>

    • 236545

      236545

      云朵玛奇朵

      书号《236545》叙述的是祝央的虐恋人生。抛却尊严,死心塌地的四年,只得到他一句“认清身份!”她有什么身份?她心碎离开,可他又缠上她,极尽羞辱,“祝央,我什么时候腻了,你才能走!”海水吞没那一刻,她想着,终于解脱了……

    • 4227256

      4227256

      笙歌

      五年前她是他的整个世界,后来没有了她,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了色彩,从此,他选择只活在黑暗里。她选择将他忘记,不愿每个梦里都在想他,可却在那个酒后的雨夜被他拉上车……睡完之后,他问:“想起我是谁没?”“没有,我真不认识你。”她泪眼汪汪。“那就再想想。”他疼她宠她护她,也折磨她,是她的男神也是她的恶魔,不惜一切代价将她囚在身边!她以为是世间最不幸的人,却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给了她世间最大的幸福,早就把命给了她……

    • 最疼是离别

      最疼是离别

      金元宝

      苏浅浅嫁给楚天夜已有三年的时间里,三年的真情付出女人没有换来男人的一丝柔情,她不懂,明明一个愿娶、一个愿嫁,可是却不知在哪个环节出了错,男人开始厌恶她,而且还是往死里厌恶,精疲力竭的苏浅浅找不到缘由,最终无奈之下,只能选择了放弃。

    • 你是严寒暖阳天

      你是严寒暖阳天

      春雷炮

      十年的陪伴,抵不过新人的出现,让彼此的感情成为笑话,消磨干净。十八岁的秦桑,如骄阳一般成为严厉恒的心尖宠;二十八岁的秦桑,却变成了残缺的蝼蚁被他抛弃……他负了她,将余生的承诺与美好给了她人。而她潇洒转身...

    • 遍体鳞伤地爱你

      遍体鳞伤地爱你

      春雷炮

      五年前封丞北之所以将叶暖送进了精神病院,不过是以为他不想要让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伤害他的心上人,可是后来叶暖那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在半年后死于一场大火。之后的五年封丞北没有想过任何关于叶暖的事情,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根本不配出现在他的回忆中,可是五年后他竟然看到了活生生的叶暖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