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>浮生若梦一场叶明珠小说-女主是叶明珠的小说阅读

    浮生若梦一场叶明珠小说-女主是叶明珠的小说阅读

  • 时间:2019-11-25 13:45编辑:听见下雨的声音
  • 新作《浮生若梦一场》上架啦,小说女主叶明珠受到书友们的关注,而本站就有叶明珠的精彩章节试读:他不知道,在他们这些公子哥们认为的“玩玩而已”,对别人来说,却可能是一场灭顶之灾。莫褚寻没有阻挠他。
  • 浮生若梦一场

    推荐指数:8分

    浮生若梦一场

  • 浮生若梦一场第二十章 羞辱(三)

    角落里的莫褚寻并没有站起来,但包间里所有人,都感觉到了气氛微微凝滞了片刻。

    陈子恪回头看了一眼,确认莫褚寻并没有什么异常外,暗笑自己太敏感了,不过是个丑女人而已,寻哥能有什么意见?在安易晨提出把这个女人找来的时候,寻哥也是默许了的,反正只要不把事闹大了,玩玩又不会怎么样。

    他不知道,在他们这些公子哥们认为的“玩玩而已”,对别人来说,却可能是一场灭顶之灾。

    莫褚寻没有阻挠他。

    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,为了钱什么都肯干,回头不能说我欺负女孩子。”陈子恪大大咧咧叫起来,挥手招呼侍应生去准备骰子和酒水,他要好好玩一个游戏。东西很快就准备好,侍应生端着托盘走进来,毕恭毕敬将托盘放下,鞠了一躬:“陈少,您要的东西都准备在这儿了。”

    陈子恪打了个响指,让叶明珠走到茶几那边去,她不敢反抗,瘸着腿往前面走,姿势走起来十分古怪。房间里的男人全都看清了,谁也没去问她怎么了,只是抱着双臂,饶有兴趣欣赏这一幕。

    瘸子还来夜总会当小姐?

    陈子恪突然觉得有趣极了,安易晨说得没错,这个丑女人木是木了点,但看起来还是很好玩的。

    他决定,今晚就跟这只丑小鸭聊聊风花雪月。

    “会玩骰子吗?”

    叶明珠垂眸慢半拍才理解他的意思,犹豫了下轻点头:“会一点。”

    陈子恪皱了皱眉,“你这声音,公鸭嗓都比你好听。这样吧,等会我让你说话才是说话,没让你说话,你就点头或者摇头,懂吗?”

    这会,他的语气倒是客气起来,丝毫没有方才的盛气凌人,说话都带着尖酸。叶明珠奇怪了下,不经意抬头看了他一眼,立即就被陈子恪眼瞳里的刺激和戾气吓到了。

    心跳倏然失去了节奏。

    陈子恪拉着她坐下,叶明珠不肯做,她知道这些人不会那么好说话,尤其是角落里某个阴晴不定的男人。她谨记自己的身份,无论如何都不敢坐下。陈子恪也不为难她,指着旁边摆好一排酒水,还有一副没有开封的骰子和骰盅,“今天我们来玩骰子,输了的人有三个选择。第一:输一次喝一杯酒;第二:输一次脱一件衣服;第三,输一次就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一件事。懂?”

    他解释得这样清楚,叶明珠没道理不懂。

    但这个游戏……无论怎么样,都对她不利。

    其他人听到个这么有趣的游戏,都围过来想要先玩一把,被陈子恪推到一边,“你们排队排队,今晚是我跟丑小鸭的赌局,你们谁也不准插手。”

    安易晨挥手:“行行行,你们先来,我喝酒,喝酒行了吧?”心里却暗自腹诽,子恪这是存心欺负人啊,他们这些人,谁不知道陈子恪玩转赌桌,最拿手的就是骰子。

    今天居然欺负起小姐了,出息!

    莫褚寻隐在黑暗中,没人看得清楚他的表情,只知道,他正在冷漠地观看着这一幕,焦点,始终落在一个人身上。

    叶明珠垂下眼睑,脸上苍白如纸。她想拒绝,想反抗,想改变主意,说她不要钱了……可是能吗?无论她答不答应,这些人都不会放过她。叶明珠也曾跟这些人一样活在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世界,很了解他们的脾性。

    三个选择,于她而言都是水深火热。

    叶明珠只能祈祷,祈祷他提出来的条件不会太过分,这样一来,她至少还可以有得选择。

    “好了,开始。”

   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旁边被抓来的临时荷官很熟练摇起了骰盅,手势利落行云流水般,一看就是对此十分熟悉的。叶明珠很多年前玩过骰子,时隔多年,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,又怎么可能还记得玩骰子的技巧?

    相比之下,陈子恪就显得专业多了。

    他先是仔细听骰盅晃动的声音,食指一下一下敲在桌面上,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在计算骰子点数的动作,暗暗窃笑,看来今晚丑小鸭是要栽了。

    瓷盅里清脆的碰撞声十分混乱,叶明珠听得直皱眉,她一点都听不出来骰子停止时的点数,全是一团乱。

    终于荷官将瓷盅扣在磁碟上,看向陈子恪,“陈少,不知你们押大还是押小?”

    “押大!”陈子恪回答得十分爽快。

    她心底没底,手心里浸透的冷汗,出卖了她现在的紧张和急促。

    “小。”她胡乱猜了一个。

    荷官开了骰,“五、五、六,大!”

    “我赢了!”

    叶明珠挫败地垂下了手,小脸上一丝血色都没有,眼瞳缩了缩,忐忑不安面临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。

    输,并不意外。

    但到了真正没有退路的时候,她还下意识想挣扎一下,试图抓到一根救命稻草。惊惶不安下,目光条件反射飞快朝某个角落瞥了一眼,还没看到什么她又立即埋下头,恨不得一拳把自己打醒。

    清醒一点!

    陈子恪讥诮打量她瑟瑟发抖的身子,眼里没有半分兴趣,“我赢了,你怎么选择?喝酒、脱衣服还是为我办一件事?”

    奇异的目光在她单薄身子上斜眼多看了两下,挑挑眉又补充一句:“就你这身材脱了也没什么看头,我建议你喝酒。”

    叶明珠很快就决定好,“我为你做一件事。”

    “确定?”

    她点点头,没说话。明显感受到从某个角落传来的视线,似乎更灼人了。

    其他几人原也以为她会选择喝酒,毕竟混迹这种地方的人,有哪几个不会喝酒的。陈子恪还算厚道,也没打算把人往死里整,这才在选项里面加了个喝酒。就丑小鸭这货色,无论是喝醉还是把衣服脱光光,这些人对她都不会有什么想法。

    偏偏,她出人意表选择第三个。

    为他做一件事?

    陈子恪似墨般的黑眸闪过戏谑,笑眯眯道:“这可是你选择的哦,到时候做不到,爷的惩罚可是非常严重的。”

    他指着门口,“你现在走出去遇到第一个男人时,就把自己送上去,主动亲吻他,让他对你说三个字。”

    他笑得邪恶:“我—爱—你!”

  • 浮生若梦一场
  • 浮生若梦一场

  • 作者:弦外之音  类型:言情  状态:已完结
  • 若干年前,叶明珠如明珠璀璨,似繁星夺目,注定一生喜乐无忧。可她偏偏爱上莫褚寻,吃了苦,遭了难,容颜尽毁,骨肉分离,回头无路。把她送进地狱的男人,是她深爱不得的男人。许多年后,叶明珠如尘埃渺小,似蓬草卑微,伤痕累累重现在繁华舞台上她用五年飘零看透冷暖,缩在龟壳里,思念骨肉,守着一柸白骨了度残生可莫褚寻却不愿放过她了,囚着她,困住爱,试图将过去的叶明珠夺回来。她的爱,沉在了隔绝港城和南非的印度洋上,已如死灰。他的情,在经历时光摧残洗礼的爱恨纠缠中,幡然醒悟。可,已经迟了……
  • 小说详情
  • 热门小说更多>>

    • 一生只为爱上你

      一生只为爱上你

      红尘

      只因为她背叛了他,他在得知自己命不久矣后,拉着她一起下地狱。

    • 离开你的世界

      离开你的世界

      张大饼

      她爱了他整整十八年,在所有人眼里,她不知廉耻,狠毒而无一丝悔改。为了她的捧在心尖上的人,她换血捐肾,满身伤痕,最后依旧是他眼中的心机女。可后来,她为他赔上了自己的性命,苦笑着说:“我会永远滚出你的世界...

    • 永远不会再爱你

      永远不会再爱你

      三猫

      苏小楠爱卓斯年,能倾尽所有,哪怕生命,哪怕她是他的姐姐。

    • 愿许一生一世情

      愿许一生一世情

      团子

      兰春夏死了,穿着婚纱开车从山顶冲下,车毁人亡。夜寒生以为自己最恨的兰春夏死了,他应该解恨,可当亲眼看到这个给他戴绿帽的妻子成了一滩肉泥时,他突然感到心像是被摘掉了。夜先生,你太太已经怀孕三个月夜先生,你太太有个弟弟,才三岁,她生前是她在抚养,现在她的大哥出来争夺抚养权,您看?夜先生,你太太的弟弟,和你的DNA吻合。

    • 浮生若梦一场

      浮生若梦一场

      弦外之音

      若干年前,叶明珠如明珠璀璨,似繁星夺目,注定一生喜乐无忧。可她偏偏爱上莫褚寻,吃了苦,遭了难,容颜尽毁,骨肉分离,回头无路。把她送进地狱的男人,是她深爱不得的男人。许多年后,叶明珠如尘埃渺小,似蓬草卑微,伤痕累累重现在繁华舞台上她用五年飘零看透冷暖,缩在龟壳里,思念骨肉,守着一柸白骨了度残生可莫褚寻却不愿放过她了,囚着她,困住爱,试图将过去的叶明珠夺回来。她的爱,沉在了隔绝港城和南非的印度洋上,已如死灰。他的情,在经历时光摧残洗礼的爱恨纠缠中,幡然醒悟。可,已经迟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