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>废妃难宠秦落烟小说-女主是秦落烟的小说阅读

    废妃难宠秦落烟小说-女主是秦落烟的小说阅读

  • 时间:2019-11-25 14:57编辑:听见下雨的声音
  • 新作《废妃难宠》上架啦,小说女主秦落烟受到书友们的关注,而本站就有秦落烟的精彩章节试读:萧长月满脸温柔,每一句话都透着中浓浓的关心,因为有金木等人守在马车十丈外,所以她无法靠近,说话的时候就不得不得提高音量,用这么大的嗓门儿还能说出这么柔情的话,也是难得。
  • 废妃难宠

    推荐指数:8分

    废妃难宠

  • 废妃难宠第十九章 做点儿让本王开心的事

    马车里,诡异的安静。

    傅子墨就靠在窗边,他没有答应她的要求,也没有拒绝。

    秦落烟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连此刻身无寸缕的尴尬都险些忘记,她几经犹豫,正想开口询问,马车外却突然传来一个清丽的女声。

    “王爷,时辰已经不早了,为何我们停在此处不再前行了?王爷是身体不适吗?可还要紧?要不要找随行的大夫过来瞧瞧?”

    萧长月满脸温柔,每一句话都透着中浓浓的关心,因为有金木等人守在马车十丈外,所以她无法靠近,说话的时候就不得不得提高音量,用这么大的嗓门儿还能说出这么柔情的话,也是难得。

    只可惜,马车里的人显然不为所动,甚至连车帘都不曾掀开一角。

    “无事,萧大小姐回去吧。”傅子墨冰冷的声音不带情绪,又对金木吩咐道:“金木,吩咐下去,继续启程。”

    秦落烟在萧长月的声音出现的时候,脸色就白了彻底,虽然她没有做错什么事,可是不知为何,竟然有种做坏事被人抓包的感觉。

    再看傅子墨,脸不红气不喘,一派从容淡定,似乎刚才马车里发生的缠绵涟漪都不过是人的错觉。

    脸皮厚到如此地步,倒是让秦落烟再忍不住嘴角抽搐。

    “王爷,我还是不太放心,要不,还是找大夫来给您瞧一瞧吧,左右也不急这些功夫。”萧长月还不死心,要不是这些侍卫拦着,她肯定会不顾一切的冲过去。

    虽然,她知道,也许真的看见马车里的画面会让人更伤心,但是沉寂在感情中的女子,又有哪个能控制得了自己的嫉妒?哪怕明知道结果,也还要飞蛾扑火一般的冲上去看看真相如何。

    “哼!”傅子墨眼神冰凉,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,沉默了一阵,突然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,他转头对身边的秦落烟说:“人生太无聊,偶尔一些有趣的事倒是能让生活增加一些情*趣。本王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,你想要我帮你,不如做点儿事,让本王开心开心?”

    在傅子墨嘴角挂起笑容的时候,秦落烟就忍不住往后瑟缩了一下,“王爷,您想要我做什么?”

    “嗯……其实,你大可以什么都不用做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他的手便缓缓的抬了起来,他的手指抓住了车帘的一角。

    这个动作吓得秦落烟脸色微微发青,他的手,只要往上一拉,就会让马车外的人看见她此刻身无寸缕的模样!

    “你只要乖乖带着就好。”见她眼中闪过恐惧,傅子墨似乎很满意,又对马车外的人了冷声道:“金木,让萧姑娘来马车跟前。”

    金木不明所以,但是从未怀疑过主子的命令,所以他立刻示意让侍卫们让出一条通道。

    而在这一刻,萧长月的脸上抑制不住的扬起了一抹喜色,在这种时候武宣王还能让自己过去,是不是对他来说,她也是不一样的?

    这样想着,萧长月的步子也轻快了许多,不过为了自己大家闺秀的形象,她还是端着架子莲步轻轻的缓缓走了过去。

    在萧长月走到马车前一丈距离的时候,马车的车帘突然被一只白玉修长的手掀起了,那只手掀起车帘的角度把握得极好,留出的缝隙不大,却刚好能让她看见马车角落里瑟缩着的秦落烟。

    萧长月的脸色很白,她的双手绞一起,极力维护的温柔形象也在这一瞬间坍塌,此刻的她,脸上的表情扭曲得狰狞。

    “呵呵……”在这种时候,傅子墨的笑声便显得格外的爽快,他重新放下了车帘,再回头的时候,看见秦落烟眼眶中泪水滴落,“怎么,觉得委屈?”

    能不委屈?

    他竟然故意让另一个女人看见她狼狈模样,他竟然将她的尊严这么赤果果的丢在尘埃里。

    这个男人,果然是残忍的。

    “别露出这种表情,本王说过,不做亏本的买卖。”傅子墨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,又唤金木道:“启程!”

    车轮滚滚,车队又重新上路。

    萧长月被萧云琴搀扶着往回走,一路上的侍卫却看也不看这首府的千金一眼。金木行到马车边,傅子墨果然信守承诺吩咐他带人去了那刘员外的宅子。

   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车队就到了城中的驿馆,驿馆的人似乎早知道武宣王一行人要来,所以将整个驿馆都清理了干净,据说连院子里的杂草都是清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  传闻中的武宣王可不是个好相处的,但凡不合心意就是人头落地,这边地城市里的人没见过武宣王,只是听过传闻,所以反倒更是恐惧。

    不过,驿馆的丫鬟们看见从马车里走下来的锦袍男子时,一双双眼睛就像打直了一般,视线再也移不开去。

    这明明是一个美得像天神一般的男人,哪里如传闻般那样残忍无情?

    只可惜,下一瞬,锦袍男神脚步一顿,刀尖似的目光扫过来,立刻吓得一群人但颤心惊的跪地磕头。

    他收回视线,率先进了客栈,却还不忘吩咐身边的人,“往马车里送一套衣服!”

    “是!”他身边的人应声办事,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找了一套奢侈的绣金线的绸衣送到了马车里。

    过了好一会儿,众人就见一名未施粉黛的女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,她的动作谈不上优雅,表情也说不上好看,可是那一张脸却是生得极好的,虽然没有倾国倾城,可是不知为何,那双灵动的眼睛依旧让人看了就拔不出心神。

    秦落烟就站在驿站门口,并不急着进屋,直到看见金木一行人骑着快马奔跑过来,马背上还有一个满脸脏污的小男孩儿时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  金木骑马进了驿站,翻身下马,伸手一捞又将马背上的孩子带了下来,男孩儿一双眼睛清明,没有哭,没有笑,眼中依旧是对周围一切的冷漠。

  • 废妃难宠
  • 废妃难宠

  • 作者:浮烟若梦  类型:古风  状态:已完结
  • 一个腹黑冷情的现代女汉子,穿越成爹不疼后娘害的软妹纸!遇上霸道冷酷武宣王,只手遮天、权倾朝野,传闻说,他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都多,可是一夜贪欢之后,他竟对她痴缠不止
  • 小说详情
  • 热门小说更多>>

    • 236545

      236545

      云朵玛奇朵

      书号《236545》叙述的是祝央的虐恋人生。抛却尊严,死心塌地的四年,只得到他一句“认清身份!”她有什么身份?她心碎离开,可他又缠上她,极尽羞辱,“祝央,我什么时候腻了,你才能走!”海水吞没那一刻,她想着,终于解脱了……

    • 4227256

      4227256

      笙歌

      五年前她是他的整个世界,后来没有了她,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了色彩,从此,他选择只活在黑暗里。她选择将他忘记,不愿每个梦里都在想他,可却在那个酒后的雨夜被他拉上车……睡完之后,他问:“想起我是谁没?”“没有,我真不认识你。”她泪眼汪汪。“那就再想想。”他疼她宠她护她,也折磨她,是她的男神也是她的恶魔,不惜一切代价将她囚在身边!她以为是世间最不幸的人,却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给了她世间最大的幸福,早就把命给了她……

    • 最疼是离别

      最疼是离别

      金元宝

      苏浅浅嫁给楚天夜已有三年的时间里,三年的真情付出女人没有换来男人的一丝柔情,她不懂,明明一个愿娶、一个愿嫁,可是却不知在哪个环节出了错,男人开始厌恶她,而且还是往死里厌恶,精疲力竭的苏浅浅找不到缘由,最终无奈之下,只能选择了放弃。

    • 你是严寒暖阳天

      你是严寒暖阳天

      春雷炮

      十年的陪伴,抵不过新人的出现,让彼此的感情成为笑话,消磨干净。十八岁的秦桑,如骄阳一般成为严厉恒的心尖宠;二十八岁的秦桑,却变成了残缺的蝼蚁被他抛弃……他负了她,将余生的承诺与美好给了她人。而她潇洒转身...

    • 遍体鳞伤地爱你

      遍体鳞伤地爱你

      春雷炮

      五年前封丞北之所以将叶暖送进了精神病院,不过是以为他不想要让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伤害他的心上人,可是后来叶暖那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在半年后死于一场大火。之后的五年封丞北没有想过任何关于叶暖的事情,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根本不配出现在他的回忆中,可是五年后他竟然看到了活生生的叶暖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