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>废妃难宠傅子墨章节预览

    废妃难宠傅子墨章节预览

  • 时间:2019-11-25 14:57编辑:听见下雨的声音
  • 最新古风小说《废妃难宠》上线啦,小说的男主是傅子墨,这里为书友们整理了傅子墨在书中的一些的精彩故事内容:对了,以前职工宿舍里,男人婆曾对她说过一句话,“当男人要吵架的时候,最有用的,就是用嘴堵住他的嘴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……”
  • 废妃难宠

    推荐指数:8分

    废妃难宠

  • 废妃难宠第十八章 猖狂的涟漪

    “奴家没有逃啊,奴家是太想您了,所以出来找您了。”秦落烟背脊一阵发凉,冷汗湿透的里衣,她脸上的笑却不见半分,脑海中却在拼命的思索要用哪种方式来解决眼前的困境。

    “奴家啊……”傅子墨喜略的笑了,“原来你还知道你只不过是本王的奴……”

    秦落烟尴尬的扯出一抹笑,感觉那放在自己咽喉部位的手似乎紧了紧,背脊立刻涌出阵阵冷汗。

    冷漠无情武宣王,对他这样的人来说,她的命不过草芥,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轻易收割。

    对了,以前职工宿舍里,男人婆曾对她说过一句话,“当男人要吵架的时候,最有用的,就是用嘴堵住他的嘴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……”

    马车外,听见些许响动的金木忍不住嘴角一抽,认命的叹了一口气,然后下令所有侍卫散开十丈。

    几十辆马车组成的车队,就那般诡异的停在了街道上,为首的一辆马车周围十丈之内没有一个人,十丈之外却是一步一岗的严密守卫。

    车队中间位置的马车里,红衣锦服的萧长月掀开车帘往前看,见车队停了下来,便问身旁的侍卫,“前面出了何事?为何停下来不走了?”

    那侍卫摇摇头表示不知,不过就算知道,似乎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的意思。

    萧长月神色不动,只得拉了身旁的萧云琴,“云琴,要不你去前面看看怎么回事?”

    “好。”萧云琴应了声,在丫鬟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往前方走去。

   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,萧云琴就回来了,不过回来的时候,步子明显比去的时候要快,而且脸色黑得彻底。

    “到底出了什么事,把你气成这样?”萧长月皱着眉,语气里也透出两分急切。

    萧云琴上了马车,凑近萧长月耳边说了几句话,就见萧长月脸上的肌肉渐渐扭曲,到最后竟然变得有些狰狞。

    “不、不可能!他怎么能这么做?这可是大街上,这么多人在周围,他、他怎么敢……”萧长月气得发抖,一双手狠狠的扣在小几边缘,越发显得她手指苍白没了血色。

    “我也以为不可能,可是他偏偏这么做了,真是世风日下!简直、简直太无耻……”

    萧云琴话还没说话,就被萧长月捂住了嘴,“不得胡说!也不看看这是哪里!”

    萧云琴这才悻悻的住嘴,不过眼中却还是愤愤不平,只是不知道这份不平里有几分真心罢了,“那现在我们怎么办?难不成就看着那狐狸精当街和王爷做那苟且之事?”

    萧长月没有说话,好一会儿,才咬牙切齿的开口,“走,我们去看看!”

    风,不大,却很凉。

    一缕风顺着帘子的缝隙窜入了马车里,将马车里的檀香都吹散了些许。

    男人从女人的身上退开去,不慌不忙的整理着自己的锦袍,不过一会儿的功夫,他就重新变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的武宣王傅子墨。

    秦落烟觉得有些冷,这才瑟缩着身子坐了起来,目光落在身体周围零碎的衣服上,脸色有些发青。

    她咬咬牙,忍着身上的疼痛小心翼翼的坐起来,往角落里靠了靠,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服软,“王爷,您是打算让我这样下马车吗?”

    傅子墨慵懒的靠在车窗边上,表情是欲*望得到释放之后的满足,也许是因为得到了满足,所以他浑身的戾气似乎也减缓了一丝,他看向她,却突然皱起了眉,只见她的身体上随处可见恐怖的淤青。

    不过一瞬,他的紧皱的眉头又消散开去,“你不用下马车,到了驿馆,只会有人拿衣服给你。”

    “王爷……”秦落烟清了清嗓子,说话的时候觉得喉咙里干涩得难受,“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?”

    “帮忙?”傅子墨觉得好笑,“你以什么资格来让我帮忙?本王凭什么要帮你?”

    尽管秦落烟对知道找上傅子墨帮忙,原本就是与虎谋皮,可是她别无选择,“只要王爷答应帮我,我以后就是王爷的人,从此绝无二心,除非王爷厌倦我,否则我绝不主动离开您!”

    “你以为你能逃得了?”傅子墨冷哼。

    秦落烟脸色白了白,却没有退缩,“逃不了,可以死,难不成我连选择死的权利都没有?王爷,我恳请您帮我,我只要您帮我办一件事,从此,我甘愿为奴!”

    “甘愿为奴……”傅子墨呢喃着这几个字,却突然挑眉道:“说说看,什么事?”

    秦落烟听他这么一问,面上难掩欢喜,“对王爷您来说不过一件小事,前面转角的宅子里,刘员外买了一个小男孩儿,我想王爷能将那小男孩儿救下来。”

    “小男孩儿?”傅子墨不置可否,指节轻轻地敲在窗棂上,“那小男孩儿是你什么人?值得你牺牲自己去救?”

    秦落烟想说素昧平生,可是话到嘴边,她还是改了口,“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,亲弟弟!”

    傅子墨生性多疑,绝不会相信她会为了一个陌生孩子牺牲自己,与其再横生枝节,还不如索性给他一个想要的答案。

  • 废妃难宠
  • 废妃难宠

  • 作者:浮烟若梦  类型:古风  状态:已完结
  • 一个腹黑冷情的现代女汉子,穿越成爹不疼后娘害的软妹纸!遇上霸道冷酷武宣王,只手遮天、权倾朝野,传闻说,他睡过的女人比吃过的饭都多,可是一夜贪欢之后,他竟对她痴缠不止
  • 小说详情
  • 热门小说更多>>

    • 236545

      236545

      云朵玛奇朵

      书号《236545》叙述的是祝央的虐恋人生。抛却尊严,死心塌地的四年,只得到他一句“认清身份!”她有什么身份?她心碎离开,可他又缠上她,极尽羞辱,“祝央,我什么时候腻了,你才能走!”海水吞没那一刻,她想着,终于解脱了……

    • 4227256

      4227256

      笙歌

      五年前她是他的整个世界,后来没有了她,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了色彩,从此,他选择只活在黑暗里。她选择将他忘记,不愿每个梦里都在想他,可却在那个酒后的雨夜被他拉上车……睡完之后,他问:“想起我是谁没?”“没有,我真不认识你。”她泪眼汪汪。“那就再想想。”他疼她宠她护她,也折磨她,是她的男神也是她的恶魔,不惜一切代价将她囚在身边!她以为是世间最不幸的人,却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给了她世间最大的幸福,早就把命给了她……

    • 最疼是离别

      最疼是离别

      金元宝

      苏浅浅嫁给楚天夜已有三年的时间里,三年的真情付出女人没有换来男人的一丝柔情,她不懂,明明一个愿娶、一个愿嫁,可是却不知在哪个环节出了错,男人开始厌恶她,而且还是往死里厌恶,精疲力竭的苏浅浅找不到缘由,最终无奈之下,只能选择了放弃。

    • 你是严寒暖阳天

      你是严寒暖阳天

      春雷炮

      十年的陪伴,抵不过新人的出现,让彼此的感情成为笑话,消磨干净。十八岁的秦桑,如骄阳一般成为严厉恒的心尖宠;二十八岁的秦桑,却变成了残缺的蝼蚁被他抛弃……他负了她,将余生的承诺与美好给了她人。而她潇洒转身...

    • 遍体鳞伤地爱你

      遍体鳞伤地爱你

      春雷炮

      五年前封丞北之所以将叶暖送进了精神病院,不过是以为他不想要让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伤害他的心上人,可是后来叶暖那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在半年后死于一场大火。之后的五年封丞北没有想过任何关于叶暖的事情,因为他觉得这个女人根本不配出现在他的回忆中,可是五年后他竟然看到了活生生的叶暖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