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热门搜索:
当前位置:首页>白月光她画风突变苏荷衣-白月光她画风突变小说阅读

    白月光她画风突变苏荷衣-白月光她画风突变小说阅读

  • 时间:2020-08-01 16:39编辑:八宿
  • 言情小说《白月光她画风突变》里面讲述了女主角苏荷衣幸福的一生,然而过程中却又遭受苦难,需要阅读的书迷可以点击本站试读:一旁的温久正奋力动笔记录命令,突然耳边就断了声响。
  • 白月光她画风突变

    推荐指数:8分

    白月光她画风突变

  • 白月光她画风突变第 13 章:陷阱

    “这桂花糕好吃,拿些回宫给仙云、宁月她们送去。”

    苏荷衣舔了舔指尖上的蜜糖,美滋滋地靠在了美人靠上。

    小宫女笑道:“宫中刚来了几个南方白案师傅,状元米糕和桂花糖糕管够,娘娘顾着自个儿就行。”

    回宫第二日,独孤霆就把苏荷衣也捎上来了御书房,好像是唯恐她又跑了似的。还故意清理了御书房后的水阁,冰盆凉榻新鲜水果,让她在里头安生呆着。

    好在仙云也被救回,没什么大碍,苏荷衣乐得自在当人肉布景,再次重回躺平养伤的日常。

    没想到甜甜的糕点入口,却听到是独孤霆专找了厨师来做的。

    苏荷衣又咬了口状元糕,芝麻糖化开在唇齿之间,腻的倒牙。

    他真的有把她的话听进去……

    苏荷衣心里复杂极了。

    她没有想到,独孤霆在重来一世后,居然会有这样意料外的性情大变。如今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估计,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前行,然而,她却有些心底不安。

    真的成了“贵妃娘娘”,代替了前世夏嫣然的宠爱,她是否能承担得起呢?

    一群群花斑锦鲤扑腾不休,聚在水上绕着圈儿讨食。苏荷衣掰碎了剩下的糕点,双手捧着伸出栏杆外,一一撒进了鱼池里喂鱼。

    这幅场景,远看,便是一副袅娜多姿的天然图画。

    “圣上,圣上!”

    一旁的温久正奋力动笔记录命令,突然耳边就断了声响。

    他心中正在纳罕,不由得抬头呼唤。

    一般而言,圣上这突如其来的沉默,就是不满的预兆!

    温久看了一眼独孤霆手上拿着的密报,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可是元大人整备白鹭关,要的钱粮太多了?”

    独孤霆略略回了神,看向他时,眉眼间竟然还带着点笑意。

    这可稀奇了。

    温大学士吓了一跳,心内好奇陡然升起,忍不住悄悄斜眼看向那扇窗户。

    那处有什么好玩的事儿,能让圣上这个冷面阎王爷看得发笑?

    独孤霆却把窗一合,半扇木格就直直地挡住了他的探寻。

    “大战在即,白鹭关是南疆第一险关,要多少都不为过。朕用人不疑,你让他去越州常平仓支领钱粮吧。”

    “如此计谋,白鹭关之防半月可成,届时咱们对南越动手的日子也到了。”

    温久把目光挪回来,遗憾地咋舌,又道:“可边关还是无将。从前王老大人总说萧咏年纪太轻,往后会功高震主,圣上这才将他召回。如今……可有了新的人选?”

    独孤霆道:“功高震主的不是王定安自己么?”

    说完,一张奏折便甩到了一旁。

    “在其位谋其政,到了礼部还教导朕要克重农耕,如今中原大旱,必须先去祭拜祖庙和谷神呢!”

    温久心里一震,这才察觉,独孤霆将王老大人从丞相位置上踢开,已经不信他一个字了。

    本朝祖庙祭祀地点偏远,来回起码花费十日,加之礼仪奢靡耗费……眼下圣上用兵、赈灾都是首要大事,这王老大人居然弄些繁文缛节来添堵,当真是糊涂了!

    温久苦笑着摇头,“是微臣失言了。”

    他正想继续开口,就听闻屋外一阵吵嚷声,像是有人要擅闯。

    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    独孤霆敲了敲黄花梨的桌面,又问高福,“你送温学士出去,看是何事喧哗?”

    高福恭恭敬敬一低头,刚来到岗哨前,就看见是夏嫣然娇花照水般轻盈而来,深深道了万福。

    “高公公!”

    夏嫣然泫然欲泣,便要下拜。

    “臣妾不是无故擅闯,是发现宫里出人命了!你就让臣妾见一见圣上吧!”

    一句“出人命”惶惶然百转千回,听得一旁侍卫宫女都变了脸色。在皇宫之中,寻常宫人病死、摔死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,按照常理,装在草席里一卷便送到宫外让家人领回了。

    夏嫣然既是南越公主,想来也明白这类白事的规矩。

    但她如此哭哭啼啼,吵嚷着前来,这死者的身份必然很不一般!

    “这……宁娘娘是怎么了?慢慢说来!”

    “其中关节,臣妾只能……只能密告圣上!”

    高福大惊,立刻遣人扶着夏嫣然,快步来到了屋内。

    见了独孤霆正坐在主位之上,夏嫣然激动不已,抬起手中绢帕拭泪。一转眼,却见苏荷衣不知何时也来到了一旁,正沏着茶水看她,不由得眼底闪过了一抹恨意。

    好巧的日子,苏荷衣竟然也在这儿。

    夏嫣然暗中冷笑,且让你赚一刻时间,看你待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!

    “圣上……”

    她调整了嗓音,轻轻柔柔地唤了一声,寻常人一听,骨子都酥麻。

    “臣妾方才在御花园散步折花,要女婢打水净手,没想到井里却捞上来了一具尸身。有人认出来是……是御前侍卫副统领,王裘!”

    然而,独孤霆并不像她想的那样惊讶或不悦。他反而擎着一丝冷笑,就着苏荷衣的手饮了口茶。

    苏荷衣泡的荷叶茶清新凝神,滋味上品。

    “你说说看。”

    独孤霆的声音不紧不慢,低沉磁性,“这花园井口狭小,侍卫是如何坠井而死?”

    夏嫣然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只茶杯,眼珠子都要凝固了,好像独孤霆喝得不是茶水,而是一大杯迷魂汤!

    再望去,对视上独孤霆的目光,冰冷如寒潭。

    夏嫣然的肩膀微微一颤,指尖轻轻抓住了袖口。

    独孤霆……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她?就仿佛他早就看透了自己的心思,完全把刚才的话当做玩笑一般。

    这不可能,她的安排明明就是天衣无缝的!

    虽然是她命人杀了王裘,但根本没人看到这一幕,更何况……

    “侍卫确实不可能投水自尽。”

    夏嫣然咬了咬牙,上前一步,跪了下来,手指直接就指向了苏荷衣。

    “臣妾今天冒着风险面圣,就是要告发慧贵妃与侍卫私通,还杀人抛尸,妄图毁尸灭迹!”

    苏荷衣:……

    夏嫣然贼喊捉贼的功夫,真是一绝。

    哪怕早就猜到她要作妖,她也不禁为这算计而赞叹了一番。

    王裘,就是那个给她出宫腰牌的王副统领,其实也是夏嫣然的一颗棋子!

    御前侍卫都是世家子弟,身份见识都不低,竟也被她一个深宫妇人给玩弄了……其中可见夏嫣然的本事。而在宫里直接动手杀人,更是显得她胆气过人。

    可惜,这一次的交锋,独孤霆和她都是作壁上观,早就预定了她的罪孽。

    独孤霆在桌下捏了捏苏荷衣的手,递给她一个“不许笑”的警告。

    他看着夏嫣然,慢悠悠道:“那么——你还有什么证据?”

    “证据就是苏氏昨日见了他,以美色骗取了腰牌,还私逃出宫。”

    夏嫣然狠狠剜了苏荷衣一眼。

    虽然她不知为何联络不上宫外的杀手,但看到苏荷衣安然无恙,便知一定是苏家早就安排了高手护送,才叫她留的一条小命。

    那更好,她还能把她一家都扯下水!

    “这些事情角门上打更的人都看到了,圣上大可叫他们作证!只是不知,苏氏是有什么不得了的要事,这样不顾清白和体面呢?还是说,她将什么要紧的东西私下传递了出去?”

    独孤霆托着下颌还没开口,苏荷衣便动了。

    她提着方才沏茶的水壶,笑盈盈地来到了夏嫣然面前,然后——

    “哗”的一声,一壶凉水尽数浇在了夏嫣然的头顶。

    “宁贵妃真是热糊涂了,喝口荷叶茶清醒清醒吧。”

    “苏荷衣!”

    夏嫣然尖叫起来,双手胡乱地抹去脸上的茶叶,趴着大哭起来。

    “圣上!臣妾入宫来一直安分守己,恭敬侍奉圣上,臣妾究竟是做错了什么——”

    说着,她就膝行上前,正要抱着独孤霆的腿哭,却没料到独孤霆面带厌恶,抬起了靴子,一脚踏在她的肩上。

    “闹够了没有?”

    简单的几个字,好似从九幽之地传来,带着浓浓的杀气。

    夏嫣然怔住了,哭诉声好像被人掐了脖子,戛然而止。

  • 白月光她画风突变
  • 白月光她画风突变

  • 作者:可爱的炸鱿鱼  类型:言情  状态:连载中
  • 前世的苏荷衣才貌过人,家世清贵,却因怕暴君看上自己,刻意藏愚守拙、不争不抢地在御书房当了三年侍书。最终,落得个被贵妃陷害惨死雨中,家人全数落难的下场。重生而来,为了保住苏家,她硬着头皮,走上了积极勾引暴君的妖妃之路
  • 小说详情
  • 热门小说更多>>

    • 半生修为渡君劫

      半生修为渡君劫

      万小烟

      君九幽是风华绝代的狐族帝姬,百里封尘是意气风发的天族水神,百年前的各族大战,她对他一见钟情,男人也曾许诺将她迎入宫中,她左盼右盼,竟盼了一百年,终于那一日,他履行了承诺,给了她一场盛世婚礼。

    • 886699

      886699

      欧耶

      三年婚姻,遭受突如其来的重创,人生陷入低谷。此时,伊斐再度遇到曾被自己抛弃的池宣烺。他似笑非笑朝她伸出手,眼里明明白白写着报复……

    • 第一狂妃:妖孽王爷来入赘

      第一狂妃:妖孽王爷来入赘

      千苒君笑

      叶宋本来是现代世界的人,竟然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了古代,成为了王府那个不受宠的弃妃,上一辈子她过得就不如意,最后被渣男虐死...

    • 总裁男神恋上我

      总裁男神恋上我

      柠檬味的猫

      他们十年前就同住在一个屋檐下,根深蒂固的却只有那个名字。付墨沉也从来不让安沐彦叫他哥哥。

    • 我不是妈宝

      我不是妈宝

      柴小米

      令林欣然没有想到的是,她一心爱着的男人,居然会是一个妈宝男。每天面对“我妈说”,简直就是让林欣然抓狂。